吴春怡

南昌大学北区小园赋把心栖息-潦倒士子

小园赋把心栖息-潦倒士子

繁体原文
小園賦
南北朝庾信






若夫一枝之上
巢父得安巢之所
一壺之中
壺公有容身之地
況乎管寧藜床
雖穿而可座
嵇康鍛灶
既暖而堪眠
豈必連闥洞房
南陽樊重之第
赤墀青鎖
西漢王根之宅
餘有數畝敝廬
寂寞人外
聊以擬伏臘
聊以避風霜
雖複晏嬰近市
不求朝夕之利
潘嶽麵城
且適閑居之樂
況乃黃鶴戒露
非有意於輪軒
爰居避風
本無情於鍾鼓
陸機則兄弟同居
韓康則舅甥不別
蝸角蚊睫
又足相容者也





爾乃窟室徘徊
聊同鑿坯
桐間露落
柳下風來
琴號珠柱
書名玉杯
有棠梨而無館
足酸棗而非台
猶得敧側八九丈
縱橫數十步
榆柳兩三行
梨桃百餘樹
拔蒙密兮見窗
行敧斜兮得路
蟬有翳兮不驚
雉無羅兮何懼
草樹混淆
枝格相交
山為簣覆
地有堂坳
藏狸並窟
乳鵲重巢
連珠細菌
長柄寒匏
可以療饑
可以棲遲
崎嶇兮狹室
穿漏兮茅茨
簷直倚而妨帽
戶平行而礙眉
坐帳無鶴
支床有龜
鳥多閑暇
花隨四時
心則曆陵枯木
發則睢陽亂絲
非夏日而可畏
異秋天而可悲
 







一寸二寸之魚
三竿兩竿之竹
雲氣蔭於叢蓍
金精養於秋菊
棗酸梨酢
桃榹李薁
落葉半床
狂花滿屋
名為野人之家
是謂愚公之穀
試偃息於茂林
乃久羨於抽簪
雖有門而長閉
實無水而恒沉
三春負鋤相識
五月披裘見尋

問葛洪之藥性
訪京房之卜林
草無忘憂之意
花無長樂之心
鳥何事而逐酒
魚何情而聽琴






加以寒暑異令
乖違德性
崔駰以不樂損年
吳質以長愁養病
鎮宅神以薶石
厭山精而照鏡
屢動莊舄之吟
幾行魏顆之命
薄晚閑閨
老幼相攜
蓬頭王霸之子
椎髻梁鴻之妻
燋麥兩甕
寒菜一畦
風騷騷而樹急
天慘慘而雲低
聚空倉而雀噪
驚懶婦而蟬嘶
 






昔草濫於吹噓
籍文言之慶餘
門有通德
家承賜書
或陪玄武之觀
時參鳳凰之墟
觀受釐於宣室
賦長楊於直廬





遂乃山崩川竭
冰碎瓦裂
大盜潛移
長離永滅
摧直轡於三危
碎平途於九折
荊軻有寒水之悲
蘇武有秋風之別
關山則風月淒愴
隴水則肝腸斷絕
龜言此地之寒
鶴訝今年之雪
百齡兮倏忽
光華兮已晚
不雪雁門之踦
先念鴻陸之遠
非淮海兮可變
非金丹兮能轉
不暴骨於龍門
終低頭於馬阪

諒天造兮昧昧
嗟生民兮渾渾
简体原文
小园赋
南北朝-庾信
若夫一枝之上月赋情长,巢父得安巢之所;一壶之中,壶公有容身之地香月明美。况乎管宁藜床,虽穿而可座;嵇康锻灶,既暖而堪眠。岂必连闼洞房,南阳樊重之第;赤墀青锁,西汉王根之宅。余有数亩敝庐,寂寞人外,聊以拟伏腊,聊以避风霜。虽复晏婴近市,不求朝夕之利;潘岳面城,且适闲居之乐。况乃黄鹤戒露,非有意于轮轩;爰居避风,本无情于钟鼓。陆机则兄弟同居,韩康则舅甥不别,蜗角蚊睫,又足相容者也。
尔乃窟室徘徊,聊同凿坯。桐间露落,柳下风来。琴号珠柱,书名玉杯。有棠梨而无馆,足酸枣而非台。犹得敧侧八九丈,纵横数十步,榆柳两三行,梨桃百余树。拔蒙密兮见窗,行敧斜兮得路。蝉有翳兮不惊,雉无罗兮何惧!草树混淆,枝格相交。山为篑覆,地有堂坳。藏狸并窟,乳鹊重巢。连珠细菌,长柄寒匏。可以疗饥,可以栖迟,崎岖兮狭室,穿漏兮茅茨庞洪雨。檐直倚而妨帽,户平行而碍眉。坐帐无鹤,支床有龟。鸟多闲暇,花随四时寂桐。心则历陵枯木,发则睢阳乱丝高岛佑。非夏日而可畏,异秋天而可悲。
一寸二寸之鱼,三竿两竿之竹。云气荫于丛蓍,金精养于秋菊。枣酸梨酢,桃榹李薁。落叶半床,狂花满屋冷子夕。名为野人之家,是谓愚公之谷。试偃息于茂林,乃久羡于抽簪。虽有门而长闭,实无水而恒沉。三春负锄相识,五月披裘见寻。问葛洪之药性,访京房之卜林。草无忘忧之意,花无长乐之心。鸟何事而逐酒?鱼何情而听琴?
加以寒暑异令,乖违德性周卫国萧雅。崔骃以不乐损年,吴质以长愁养病。镇宅神以薶石星象仪中文版,厌山精而照镜。屡动庄舄之吟,几行魏颗之命。薄晚闲闺,老幼相携;蓬头王霸之子,椎髻梁鸿之妻。燋麦两瓮,寒菜一畦。风骚骚而树急,天惨惨而云低。聚空仓而雀噪,惊懒妇而蝉嘶。
昔草滥于吹嘘,籍文言之庆余。门有通德,家承赐书。或陪玄武之观,时参凤凰之墟。观受釐于宣室,赋长杨于直庐。南昌大学北区
遂乃山崩川竭,冰碎瓦裂,大盗潜移,长离永灭。摧直辔于三危,碎平途于九折。荆轲有寒水之悲,苏武有秋风之别郭小亮。关山则风月凄怆,陇水则肝肠断绝。龟言此地之寒,鹤讶今年之雪。百龄兮倏忽,光华兮已晚。不雪雁门之踦,先念鸿陆之远。非淮海兮可变,非金丹兮能转。不暴骨于龙门,终低头于马坂。谅天造兮昧昧,嗟生民兮浑浑。
译文
一枝之上,巢父便得栖身之处;一壶之中,壶公就有安居之地。管宁有藜木床榻,虽磨损穿破但仍可安坐;嵇康打铁的灶旁,既能取暖又可窝眠在侧。陈硕嵩并不非得要南阳樊重那样门户连属的高堂大厦、西汉王根那样绿色阶台和青漆门环的官舍。我愿有几亩小园和一座破屋,寂寥清静与喧嚣尘世隔绝末世残兵。姑且能用做祭祀伏腊时用,姑且能靠它遮避风霜。若像晏婴大隐之宅般近市,但不去争那朝夕之利;若同潘岳面城而居,只愿享安然闲居之乐。(我的意向)就如同鹤鸣仅为警露,非有意乘华美之车;爰居鸟只是避风,本无心于钟鼓之祭。陆机、陆云兄弟也曾共同挤住一处,殷浩、韩伯舅甥相伴居住也不加区别。蜗牛触角、蚊虫睫毛,都足以容我之身。

于是徘徊于土筑小屋之中,好似颜阖破避而逃的住处。梧桐叶间露珠落下,柳条枝下清风吹来。弄乐有珠柱之琴,诵文有《玉杯》名篇。棠梨茂郁而无宏奢宫馆,酸枣盛多而无华美台榭一朵白蔷薇。还有不规则的小园八九丈,纵横几十步,榆柳两三行,梨桃百余棵。拨开茂密的枝叶即见窗,走过曲折的幽径可得路。蝉有树荫隐蔽不惊恐,雉无罗网捕捉不惧怕。草树混杂,枝干交叉。一篑土为山,一小洼为水。与藏狸同窟而居,与乳鹊并巢生活。细茵连若贯珠,葫芦绵蔓高挂。在此可以解饿,可以栖居。狭室高低不平,茅屋漏风漏雨。房檐不高能碰到帽子,户门低小直身可触眼眉。帐子简朴仙鹤不来,床笫简陋。鸟儿时时悠闲慢舞,四季都有花儿开落。纵然我心如枯木寂然无绪、发如乱丝蓬白不堪,居在其间也不惧怕夏日的炎热、不悲于秋天的萧瑟。

游鱼一寸二寸魏子玉,翠竹三竿两竿。雾气缭绕着丛生的蓍草,九月的秋菊采为金精。有酸枣酢梨、山桃郁李;积半床落叶阿密达,舞满屋香花过国亮。看似野人之家,实为愚公之谷。在此卧息茂林之下乘荫纳凉,体味羡慕已久的散发无拘束生活。园虽有门而经常关闭,实在是无水而沉的隐士。暮夏与荷锄者相识,五月受披裘者寻访。求葛洪药性之事,访京房周易之变。忘忧之草不能忘忧,长乐之花无心长乐。鸟何故而不饮鲁酒?鱼何情而出渊听琴?

加之不能适应此地不同的时令,又违背自己的性情品行。如崔骃不乐而损寿,如吴质以长愁而患病。埋石降伏宅神,悬镜威吓山妖。常惹起庄舄思乡之情姚金玲,曾几次如魏子神志昏聩郭婕祈。每到傍晚,闲室之中,老老少少,相携相依。有首如飞蓬之子,有椎髻布衣之妻。有燋麦两瓮,有寒菜一畦。骚骚风吹树木摇曳,惨惨天色阴云低沉。雀聚空仓聒噪,蝉惊蟋蟀同鸣。

昔日草莽之人曾滥竽充数,承蒙皇恩家有余庆。家祖素性高洁,恩承皇上赐书。有时陪辇同游玄武阙,有时与驾共凤凰殿。如贾谊观受釐于宣室,如扬雄赋《长杨》于直庐。

继而便崩川竭,冰碎瓦裂。大盗乱国,梁朝的光辉永远熄灭。经历如三危山路直辔摧折,艰险如九折坂上平途断裂。像荆轲寒水悲吟,像苏武秋风诀别,关山风月因思乡凄怆,陇头流水使人肝肠断绝。龟诉北方之寒,故国沦丧;鹤叹今年之雪,不寒而栗。百年呵,弹指一挥;华年呵,老之将至。未雪坎坷耻辱的不幸厄运,又念如鸿雁远去般滞留不返。不能如雀雉入淮海而变,不能如金丹于鼎中九转。不是暴腮点额于龙门,以身殉节;而是骐骥负车悲鸣马坂,屈辱难言。诚信天道昏昧不仁;慨叹人们不了解我的苦衷。

庾公的小园
“若为自由故,利禄皆可抛”,小园灵魂,天地逍遥
“不求宅第之富、门庭之显、世俗之便、声乐之娱,熙攘之欲皆可废弃;唯愿天地一方,全权属我,适意经营,游园宅舍”,此我所愿也。在这里,人自由地生活,心舒适地安歇。 安放这个身子那是极容易的,但让这颗心惬意还需要一点经营亿童幼儿英语。

“花树与屋舍谐韵,虫鸟共老汉作陪”,田园之性,富有自然之野、不遗经营之适:
“桐间露落,柳下风来”的自然箫声。
“拔蒙密兮见窗,行敧斜兮得路”的率性园居。
“鸟多闲暇,花随四时”的日子里,春秋冬夏皆得作陪,夏日不可畏,秋天何足悲?
这里是人与动物同居共有的一片乐园,蝉雉狸鹊释意穿行,潦倒老汉怡情徜徉,老汉的屋舍树花、鸟雀的枝丫巢穴、狸子的果核地洞、蝉雉的虫叶窝围,都遍布在我的小园-直可以呼为“野园”。
“一寸二寸之鱼,三竿两竿之竹”,食有鱼居亦有竹。
“枣酸梨酢,桃榹李薁”以为甜点,可有茶事为伴?
“落叶半床,狂花满屋”以为席舍,暮年不携佳人、仍需老伴。
其间种果蔬草药,晨时负锄去,昏晚采摘归。
“草无忘忧之意,花无长乐之心。鸟何事而逐酒?鱼何情而听琴?”花草鸟语自有其乐,亦不落田头衰翁。
身陷敌国、故国却也不存,没有了归属、也迷失了自己的身份定位。
世代承蒙恩宠却无法报效,看着江表日衰而无能为力,又何谈闲适享乐?
就算良心的叩问和青史的评论都能放得下,所困的关中却也不是江南故地,不圆桑梓之情,怎消小园之乐?
小园之憾,涕泪难全-崔骃年老不乐、吴质多病长愁、庄舄思乡悲吟……庾公年老体衰、余生几岁不可知,身陷北朝、再回南国不可望。不在桑梓之土,纵得园之于北地,终不乐于其间。
叶落在即兮远根,一片何穿于逆风?乡音喃喃兮涕下,长躯摇摇而魄晃。不识故人兮识故土,识得故土不得归。

我们的小园

生活蒲松林,底层人没价值而不值得被控制、没有资源但自由,高层在控制和被控制中挣扎、身不由己但富有,在高低层间还沉浮着绝大多数的向上攀爬者与极少数向下解脱者。这是每个时代的都有的烦恼。
资源有限却开阔了视野,这个时代依然要靠大多数的“不幸福者”过渡。 “诗和远方”-知晓精神需要却只能沉浸于获取物质,它是对这无奈人生路的自嘲;世界很大-山河壮美、历史悠久、生活多样、风流人物各不相同,我却只有眼前的轨迹圈,它是对这圈外浩瀚视野的向往。当下的心灵在疲惫和忐忑中不厌其烦地轮回。在无力改变的生活里,有些人去寻找和营造那点小确幸,用它来安慰“人生在世不称意”;大多数不得不去意淫,那个让它舒适栖息的所在 -“诗和远方”。构建它-这是我们时代的必然。
日子过得不那么随心所欲,用《周易》六十四卦讲、叫“不当位”,认清局势并寻求调整到适当之处,这是易变之理洪荒苍天。改变如同在一卦六乂间易位、这是极少数才有的能力,更多的人只是随波浮沉的扁舟,沉浸在看不清和没能力改变之中。
同样无力改变自身处境的北周朝局里,庾信把生活的小确幸融合在“诗和远方”的视角下,描绘出它渴望的“小园”。
他的小园里,是花虫鸟木作陪老汉的四时皆得其乐,是锄植采摘颐养单身的晨昏自有其得,落叶狂花扫过屋席,天地人三籁细下园田……庾公的梦幻虽在故土难归背景里破碎,小园的适趣却是沉平子易得之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