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春怡

南昌卫生局小学历史人物之西门豹:滑稽列传不滑稽-青史墨牍烂笔头

小学历史人物之西门豹:滑稽列传不滑稽-青史墨牍烂笔头


西门豹应该是很多人在学业启蒙阶段便能熟知的人物,我想,多数人之所以能长久地记得此人,除了因为其智谋过人、为民除害的光辉事迹之外,更可能是因为其特殊的姓氏——西门吉思光。提起西门,知名度比较高的除了西门豹,估计还有“金瓶梅”里的西门庆和陆小凤身边的西门吹雪。甚至可以说,西门氏在中国的知名度,是靠西门豹、西门庆、西门吹雪三个人撑起来的。这其中西门豹是历史人物,西门庆则半真半假,西门吹雪则是完全虚构了,不过这并不影响他们三个扩张了西门氏的知名度。那么这位西门豹,是本就姓西门,还是因为其他原因被人称为“西门”,这也是个有趣的话题。
南朝宋(非“南宋”)有位学者叫何承天,此人当了大官之后,也喜欢像孙连城那样看星星,但孙连城看星星只是看得感慨天地、叹惜人生双胞胎伊莲,这位何承天看星星却看出了大门道,他最后居然编修了一部天文历法。皇帝也许觉得能够研究天地宇宙的人适合搞历史,毕竟都是在探索古往今来的奥妙,所以下令让他撰写本朝的国史《宋书》森永健司。这位何大人可能觉得《宋书》编得再好,那也是集体智慧的结晶,他只能挂个“主编”的名号,算不得原创。于是除了完成上级交给的工作之外,他还利用国家图书馆的资源干点私活,自己先后写了一大堆书并大大方方地署上自己的名字,其中有一本书叫作《姓苑》,在这本书里,他考证了有史以来各个姓氏的源流,对于“西门氏”这种比较偏门的姓氏,自然也不会放过。据他说,西门豹之所以被称为西门豹,并非由于其本姓“西门”,而是由于出名之后,当时的国君魏文侯赐他居住在国都的西门一带,所以人们称之为“西门豹”,当时还有一位人物叫“北门可”,这和我们所熟悉的南郭先生、东郭先生的命名是一个路数(这两位先生也很有趣,我们以后再扒)。
西门豹生活在战国初期,这时东郭先生和狼(赵简子时代)已经过去了快一百年,而南郭先生和竽(齐湣王时代)的事儿还在娘胎里孕育,要等到一百多年后才出现。此时天命神童,三家分晋刚刚完成不久许秋汉,一个群雄争霸、流血漂橹的时代即将来临。好在西门豹还是比较幸运的:第一,他出生在帝都——魏国安邑,很幸运地有了一个好户口;第二,他遇到了一位沙瑞金一样的好官,翟璜;第三,他的国君——后来被称作战国第一个霸主的魏文侯魏斯,正磨刀霍霍准备大干一场。
“魏霸主”魏斯和“翟青天”翟璜,他俩的搭档还是相当不错的,魏文侯当了50年国君混沌修神诀,而翟璜当了30年国相,翟璜在任时,向魏文侯推荐了一大堆能臣贤士,比如南昌卫生局林采薇,法家人士李悝(此人在魏国主持全面深化政治经济改革)、乐毅的老祖先乐羊(此人率军灭掉了中山国)、兵家第二人物吴起(此人在魏国主持了国防和军队改革)、贤人屈侯鲋(此人专门给太子当老师的)等等,当然还有西门豹。不过翟璜所推荐的臣子再多,也敌不上推荐帝师的,后来魏斯的弟弟魏成子给魏斯推荐了几位更牛的“帝师”,所以翟璜在与魏成子的相位之争中落败。此是后话。当然这也看得出来当时魏国人才繁盛、贤臣济济。

西门豹被翟璜推荐后,魏文侯安排他任邺城令。邺城位于上党、邯郸之间,是魏与韩、赵接壤的军事重镇,但当时民风未淳、水患不靖,作为边境,显然很不安全。魏文侯派西门豹去这个地方,可见对其比较信任。不过按惯例,到某地赴任之前,领导要先谈个话。《说苑》中记载了这次谈话。魏文侯先说,你去了要好好干啊,争取立大功名扬天下(“必全功成名布义”)。本来只是领导泛泛地提提要求,属下们拍着胸脯保证一下也就得了奇衡三。不料西门豹初入官场,不懂潜规则,他一脸懵逼地问了一句,咋好好干呀?魏文侯也被西门豹问懵逼了,小伙子咋不按套路出牌呢,讲话稿上没这一段啊,但魏霸主就是有办法,要不咋叫领导呢?于是魏文侯有话没话、长篇大论地讲了一段,其实这段话总结起来和本朝太祖强调的是一个意思: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你去了,要去访问当地的贤者,了解清楚情况再施政。
西门豹出发了。他听了魏文侯的话,去了之后,先找当地德高望重的人了解情况,知道是河伯娶亲这种闹剧造成了人口流失、税赋很重,百姓苦不堪言。经过西门豹铁腕一收拾,再也没有搞河伯娶亲这种事了。他还针对当地水患严重的实际,组织百姓开挖了十二道水渠,疏导水患九带犰狳,并引漳水灌溉,使邺地逐渐变为良田,百姓们又纷纷归来。邺城人民对西门豹非常感激,把十二道水渠称之为“西门豹渠”。直到汉初,地方官认为十二条河渠上的桥梁截断了御道,彼此相距又很近,想要合并渠水,但当地百姓“以为西门君所为也,贤君之法式不可更也”,最后地方官只好顺从了民意,可见西门豹在当地影响之深远。
魏文侯派出西门豹之后,总是不放心,不知道这小子把邺城治理得怎么样,于是派人去打听,一听,魏文侯吓坏了,人们说邺城“廪无积粟,府无储钱,库无甲兵,官无计会”邬晔纬,乖乖,这样下去还了得,魏文侯秉持着“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的精神,亲自去了邺城一趟。西门豹也许是真与官场格格不入,他竟不懂得怎么迎接领导检查,结果魏文侯去了一看,“果若人言”。文侯大怒,要西门豹给他一个解释,“子能道则可,不能纪倩儿,将加诛于子!”西门豹不慌不忙,“臣闻王主富民,霸主富武,亡国富库”,现在国君你想当霸主,臣就将粮食、兵器、钱财都积贮在民间。国君不信的话,现在我来给你演示一下。然后西门豹在城中擂鼓,第一通鼓,“民被甲括矢,操兵弩而出”,第二通鼓,“负辇粟而至”。转眼间,兵丁、粮食、武器都齐备了。古丽扎娜文侯这才相信,让他把大伙散回去。然而西门豹又给魏文侯上了一课,他吸取了周幽王“烽火戏诸侯”的惨痛教训,说“一举而欺之,后不可复用也”王柔柔,所以既然召集大家来了,就出征吧,“遂举兵击燕送子丫头,复地而后反”。
自古以来大多数领导旁边总是少不了佞臣的身影,这帮人事情没办多少,整人的办法倒是有一大堆。然而明朝的戚继光很精明,他想干事也能干事,所以他一边当官一边贪污一边行贿,保住自己的官位干大事。两千年前的西门豹就没这么幸运了,由于他清廉为官,没攒下多少家底,更没有“巨额财产来历不明”,所以没钱去跟魏文侯左右的人拉关系,这些人就中伤西门豹。魏文侯虽然算得是一代贤君,但也架不住三人成虎,最后把西门豹的玺印收缴了。西门豹弄清原委之后,对魏文侯说,“以前我不知道怎么当官,现在我知道了,老大,你再给个机会吧”。这次西门豹上任之后横征暴敛,拼命捞钱,捞了钱之后,行贿给国君身边的人,于是魏文侯听到的关于西门豹的都是甜言蜜语,他心想:西门豹这小子,经我一收拾,果真有长进啊。后来西门豹见到他,魏文侯本来准备表扬他两句,谁知西门豹把玺印拿出来上交便要辞官,魏文侯又懵逼了,这是咋回事?西门豹说,“往年臣为君治邺,而君夺臣玺;今臣为左右治邺,而君拜臣。臣不能治矣”郑一嫂,魏文侯顿时明白怎么回事了,赶快认错、挽留,“寡人曩不知子,今知矣希娜姆。愿子勉为寡人治之”,这才挽留住西门豹。从这几件事可以看出,西门豹虽然在史书中的记事不多,但每件事都展现了智慧的光芒,除此之外,他的理政风格明显带有法家的特点,这在当时的战国,应该是比较超前的,要知道后来秦国的强大也是因为任用的法家的卫鞅所致。

西门豹虽然算得一位名臣,但司马迁在“史记”里却并没有给他列传,史记中有一章叫“滑稽列传”。“滑稽”是言辞流利,正言若反红叛军,思维敏捷,没有阻难之意,后世用作诙谐幽默之意方白羽。在“滑稽列传”这一章,司马迁写的是淳于髡、优孟、优旃一类滑稽人物,歌颂他们“不流世俗,不争势利”的可贵精神,及其“谈言微中,亦可以解纷”的非凡讽谏才能。到了西汉末年,经学博士褚少孙在为“史记”作补时,把西门豹的故事加进了这一章。有人对他将西门豹放在这一章感到不适,“若夫西门豹东北小狠,古之循吏也贾宝珉,而列入滑稽,尤为不伦”,西门豹是正儿八经的人,不能和淳于髡这类搞笑人物放在一起。但也有人提出了不同意见,西门豹治邺时装傻充楞的模样,你们说河里有个河伯,那就有呗,那你们去给他说一声啊,“扑通”丢下河,这种“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做法,诙谐有度且不失大体,倒也算应了司马迁倡导的“谈言微中,亦可以解纷”的行文思想。
值得一提的是,邺城经西门豹长期治理,奠定了很好的生产基础,在中国历史上曾长期是北方的政治、经济重镇,在三国两晋南北朝时甚至一度成为北方的政治中心,先后有曹魏、后赵、冉魏、前燕、东魏、北齐等六国在此地建都。邺城百姓并没有忘记西门豹,给他立祠纪念,后世的帝王将相们也以西门豹为荣。公元220年,曹操在临终前颁布遗令,要将自己埋藏“西门豹祠西原上为寿陵,因高为基,不封不树”;公元338年,后来统一北方的苻坚大帝出生在这里,“晋书”中说,“母苟氏尝游于漳水,祈子于西门豹祠,其夜梦与神交,因而有孕,十二月而生坚焉”,在这里,就差直接认西门豹为老子了。曹操和苻坚这两位大帝,都统一了北方没有统一中国、都在南下的时候遭遇了大败(赤壁之战、淝水之战),但他俩却都倚仗了西门豹的邺城,并在一死一生的问题上与西门豹扯上了关系,不知道这是不是个巧合。在苻坚过后二百年,隋帝杨坚剿灭了以邺城为基地的叛军尉迟迥,并下令焚烧了邺城,此城的繁华命运才就此终结,再未重生。而此时,距西门豹治邺已经过去了一千年了……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