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春怡

南方成份精选基金周培源院士的教诲…给宜兴后人无穷的力量!-清风阳羡

周培源院士的教诲…给宜兴后人无穷的力量赖丹丹!-清风阳羡

都说宜兴是教授之乡,确实,这里人杰地灵,至今为止走出了26位两院院士刘占一,近百位校长,一万多名教授。今天我们就来讲讲其中一位“大咖”,曾经的北大校长、中科院副院长周培源先生。

周培源(1902—1993)
著名的物理学家、教育家、社会活动家。全国政协原副主席、北京大学原校长、九三学社中央委员会原主席,中国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近代力学和理论物理的奠基人之一重生幸福攻略。
周培源故居

太湖之滨,东氿之畔的宜兴方桥,培源中学对面,安静地矗立着一所并不惹眼的黛瓦白墙的房子,英巴图那便是周培源的故居。


学生眼中的他
TEACHER
他是我国近代力学奠基人和理论物理奠基人之一,为人却谦逊低调张文露,多听别人的意见,不愿掠人之美……对弟子们谆谆教诲,让我们来看看弟子笔下的周培源院士……

周培源在少年宫
题要自己做
在大学二年级时,周培源教授给我们讲授理论力学课。这个课是一半时间全年级200多人听大课,另一半时间分作9个小班上辅导课,在辅导教师指导下做习题。周培源教授除主讲大课外,还亲自上一个小班的习题课。
对力学专业来说,理论力学是一门主课,也是较难学的课卡里克二世。除了要求较好的数学基础外,推理严密,应用灵活,学生一时不易入门。所以高年级同学传来一种说法:“什么是理论力学呢?就是听讲明白做题不会的课蛇妖斗。”
周培源老师多年讲授理论力学课,对这一点深有了解。他要求同学认真听好课,在做题前认真复习掌握好基本原理。一次上大课时,我们注意到他一会儿换一副眼镜往教室后面看看。下课了,他宣布:“坐在后面的两位同学留下,别的同学下课。”后来我们得知,留下的两位同学被老师严厉批评了,原因是他们上课时交谈,没有好好听讲。这件事,对全年级震动颇大,尽管那两位同学在班上学习成绩一直是一流的,周老师也不姑息他们没有认真听课的行为。这就促进年级形成良好的课堂秩序李安琦,养成认真听讲的习惯。
对于怎样做题,周老也有说法武藤十梦。他在大课上说:“题做多了自然就会做了。而且题要自己做,做题好比打猎,要自己打,不要学清朝皇帝,在西苑南苑养了鹿,由太监把鹿或猎物赶到自己跟前,再去射。”周老师的这番话同学们印象很深同船爱歌,在40年过去后,同学们相聚谈起还很新鲜。这番话,使我们加强了独立钻研精神,逐渐克服了那种一不懂,未经思考便发问,一不会做题,未经思考就查题解的坏毛病。我逐渐体会到,学习劳动也是艰苦的,南方成份精选基金而且唯其如此,当学有所得,在学习上独立捕获“猎物”时,心理上的愉快也是难以言状的异种魔蝎。

周培源与学生探讨学术问题
多听听别人意见
“四人帮”垮台后,科学教育界无异于获得了第二次解放。一次我去拜访周老,他谈起四人帮对自然科学和教育的破坏,谈起需要肃清“四人帮”的流毒。并且建议我们写一篇东西,谈谈我们的看法华幼通。
参加写的连同周老在内一共是3人,经过几个月的努力,数易其稿,总算有了一个初稿。每一稿写完,周老从不马虎,总是从头到尾仔细推敲提出修改意见棋坛小龙女。最后,在我看来好像可以定稿了,他还是请人民日报社打印了200份,亲自寄给科技界教育界的朋友们征求意见。一封封回信寄来,不少信肯定了文章的基本论点,还提出了不少改进意见。周老都逐一亲自将这些意见汇总起来,交给我们去改。
在整个过程中,有几次,我对修改后的稿子颇有点满意,试探着问周老:“这文章准备拿到哪里去发表呀?”周老似乎听出我的意思,总是回答:“多听听别人的意见。”正是周老亲自寄出去的征求意见稿,从收回信件中汲取了许多好意见多喜米,其中有钱学森先生、裴丽生先生、于光远先生、何祚庥先生、钱三强先生等人的意见。看到这些宝贵的意见和补充,深深为周老认真严肃与虚心求教的精神所感动。
打那以后,我每次写文章不论大小,也尽量在发送前请人看看,送给同事、学生,听听意见。然后再认真修改几遍才脱手王默君。
后来文章用《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指导高速发展我国的科学技术》为题于1978年8月15日《光明日报》上在显要位置发表。文章批判了“四人帮”粗暴破坏科学技术,阐明了科学技术中实践是检验真理标准的唯物主义观点和科学技术工作中群众路线的观点。这篇文章在科学技术界反映很好。随后,日本的《科学》杂志翻译全文转载了陈燕翡。

周培源在美国波士顿做学术演讲
来源:网络综合
编辑:俞毓斐
更多精彩 为您推荐
千年周王庙…上了《中国纪检监察报》!
宜兴英烈史砚芬的家书上了央视…其不朽精神激励后人!
【清风伴耳 廉洁传家】廉洁颂